《九成宫醴泉铭》出版:唐太宗的事,魏征的词,欧阳询的字

2018/11/2 16:15:44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徐明徽

  唐太宗的事儿,魏征的词儿,欧阳询的字儿,上海图书馆馆藏国家一级文物《九成宫醴泉铭》近日由上海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该版本是根据上海图书馆藏国家一级文物仿真精印而成的珍藏本。10月29日,上海人民出版社在上海图书馆举行了新书首发座谈会。

上海人民出版社社长王为松与上海图书馆馆长陈超共同为新书首发揭幕,并代表上海人民出版社向上海图书馆赠书

  九成宫原名仁寿宫,是隋朝开国皇帝杨坚的离宫,后由唐太宗李世民修缮和扩建,号称“大唐第一离宫”。因李世民在此发现泉水,魏征撰文记述,欧阳询手书,镌刻成碑,即成《九成宫醴泉铭》,史称“三绝”碑,即唐太宗的事儿,魏征的词儿,欧阳询的字儿。

《九成宫醴泉铭》碑原碑

  作为唐代大书法家欧阳询的代表作,《九成宫醴泉铭》不仅为历代书法大家所推崇,还特别适合初学者临习,故千百年来代代相传,是公认的“楷书第一帖”。

  上海图书馆藏本的传奇经历

  《九成宫醴泉铭》的唐代拓本早已佚失,现存世者以宋代拓本最为珍稀,价值连城,在2016年的北京匡时十周年秋拍会上,一册宋拓《九成宫醴泉铭》拍出了1725万元的天价。其旧藏者便是民国大收藏家龚心钊。

民国大收藏家龚心钊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在上海图书馆里,还深藏有一册也是他旧藏的宋拓《九成宫醴泉铭》,且知名度远高于前者,它就是大名鼎鼎、失落已久的“党崇雅旧藏宋装本”。此本字口丰实饱满,装裱一流,完好地保持了宋代碑帖的原始面貌,极具书法欣赏价值,可谓宋本中的珍本,因此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然而1961年入藏上海图书馆后,尘封数十年,几被遗忘,在近年的整理中才被重新发现。

  《九成宫醴泉铭》封面

  据说其二次面世的经历十分传奇,首先引起工作人员注意的并非碑帖本身,而是外袋上的收购价:5060元!要知道,上海图书馆的镇馆之宝,海内孤本、宋拓《郁孤台法帖》(也是龚心钊的旧藏)的购买价仅1800元,传世孤本、宋拓《许真人井铭》购入价不过800元。1961年,3000元可以买下上海石库门房子一个门牌号,相当于大家所熟悉的中共一大会址楼上楼下再加一个天井。

  此本不仅递藏有序,且历代藏家皆身份显赫,有明末清初时的三朝宰相党崇雅,有清道光年间的兵部尚书初彭龄,更有清嘉庆年间的内阁大学士翁方纲。1934年,经北京庆云堂碑帖铺老板张彦生介绍,现代收藏大家龚心钊以六千大洋购得,这在当时绝对是一笔超级巨款!

  当时,龚氏倾其所有依然不够,还给张彦生写下了一张欠条。付清后他将欠条附在此本碑帖中,以志纪念。在碑帖结尾,他还别出心裁地贴上了自己的照片与收藏印记,得意与珍爱之情溢于言表。

  可欣赏,可临摹,更可珍藏

  目前书店里各种《九成宫醴泉铭》很多,但皆为临摹习字之用,故用纸、开本、装帧均与原本相差十万八千里,不具备收藏价值。且许多碑帖所据底本并非宋拓,其中的字难免有涂描和修饰,已失欧公原貌。

  《九成宫醴泉铭》外盒

  上海人民出版社社长王为松表示:“做一册真正集欣赏、收藏、临摹于一体的《九成宫醴泉铭》,这就是我们的初心。底本自然非上海图书馆这本血统纯正、从未出版过的国家一级文物莫属了。于是,上海图书馆和上海人民出版社决定以仿真精印的形式,将其首次公开出版,原汁原味地再现这一上图镇馆之宝的风采。”

《九成宫醴泉铭》内页

  上海人民出版社根据原纸特性,挑选了国内外多种相近特性的纸张,经多次打样,反复比较、调整,最终选定并定造了特种纸张。在印制上,上海人民出版社选择与12 次问鼎美国班尼奖(被誉为全球印刷界的“奥斯卡”奖)的雅昌印务合作,仿真精印,使原帖风貌得以精准再现。

  “我们还选择以中国传统锦绫作为函套的面料,并选取《九成宫醴泉铭》中的书法,特为本书编织而成,可谓独一无二。千百年来,欧公楷书被以各种形式表现过,但将其织入面料,恐怕还是头一回,”王为松说,《九成宫醴泉铭》作为国家一级文物,上图的镇馆之宝,平时就是专家学者也难见一面。为使读者能近距离观赏相关细节,上海人民出版社此次特地拍摄了相关高清照片及视频并配音,以二维码形式印在精心设计制作的说明册中,供读者欣赏。

  本书限量印行,此次通过众筹网独家首发200套签名珍藏版,每套均附编号收藏证书,上有上海图书馆馆长和上海人民出版社社长的亲笔签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