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民修身书单发布,谈瀛洲的中西花事与唯美情怀

2018/12/10 16:02:33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程千千

  12月7日,上海今冬的第一场雪中,2018年第四季度上海市民修身书单发布会静安区第十七期壹字读书会在钟书阁·大融城店举行。

  作为上海“市民修身行动”的重头戏之一,“市民修身书单”自2016年4月启动以来,便以每季度向市民推荐15本好书的形式获得市民的好评与支持。当天,上海市文明办调研处副处长王延水、新民晚报群工部主任钱俊毅共同为本季书单揭幕。本季书单可谓包罗万象,除了有《上海六千年》《考工记》《打造消费天堂》《方志上海微故事——街区与建筑的记忆》《壹字读城: 我们眼中的上海》《阅读者2018》《我辈孤雏》聚焦海派文化的书籍之外,还有解析江南人文遗迹、展示中国传统文化魅力的《江南之旅》,思索亲情、亲子、生命、教育与岁月的《天长地久——给美君的信》,SMG主播何婕的《书单更新》,职场人必看的《新工匠精神:人工智能挑战下如何成为稀缺人才》,兼具可读性和收藏性的《世界金融百年沧桑记忆》,探讨大航海时代东西方文化冲突与交流的《观沧海:大航海时代诸文明的冲突与交流》和以新华社照片档案馆珍藏的历史资料照片为依据配文的《巨变:中国改革开放40年记忆》。

复旦大学教授谈瀛洲作客“壹字读书会”

  修身书单发布会结束后,静安区“壹字读书会”第十七期开讲。复旦大学教授谈瀛洲取“花”为主题字,为现场的读者朋友们献上了一场主题为“中西花事,唯美情怀”的讲座。以王尔德唯美主义和莎士比亚为学术研究方向的谈瀛洲对花情有独钟,在他家屋顶十平米左右的空间里摆放着不下七八十种花花草草。其中有扶桑花、牵牛花、太阳花、菊花、桔梗、茶花,其中仅茶花就有六角白、玉丹、牛西奥先生以及羞奇四种。

  2018年1月,谈瀛洲的第一部花事随笔集《人间花事》出版。全书精选了他在最近五六年关于花的散文。在这本是“花”而非“花”的文集中,谈瀛洲以花为媒介,写人、写事、写人间、写世事。在他笔下,宇宙万物便浓缩在这芳草之间。

  那么,花与王尔德有怎样的关系?据谈瀛洲介绍,虽然他没有读到过王尔德亲自种花的记载,但在文学史上,他与百合花和向日葵有很多联系。谈瀛洲展示了喜剧《佩辛斯》的一张海报,上面有一位手拿百合花的年轻人,而他的原型就是王尔德。谈瀛洲说:“关于王尔德当时有一个传说,就是说他曾经拿了一束百合花在英国最繁华的皮卡迪力大街走了一圈。当时觉得男人手里拿一束花招摇过市是很娘娘腔的行为,所以有人画漫画写喜剧嘲笑他。”而美国的一幅漫画显示,王尔德在美国巡回演讲期间,拿着一朵向日葵,前来迎接他的人们也都手拿着一朵向日葵。对王尔德这样的唯美主义者而言,花就是美的象征,寄托了他对美的崇拜。

活动现场

  谈瀛洲表示,唯美主义有一个原则就是为了艺术而艺术,他认为“为了看花而看花”也非常符合唯美主义的价值取向。英国作家罗斯金曾说过:“花是为了它自己的缘故存在的。不是为了果实的缘故,结果是花朵额外的荣誉,是花朵凋亡之后赐予我们的额外安慰,但是花是种子的目的,不是种子是花的目的。”谈瀛洲认为,罗斯金的观点与他不谋而合。

  为什么人们通常不喜欢可以长时间保持原样的假花,却喜欢真花呢?“真花背后并不仅仅包含着花含苞待放的片刻,它隐含着花整个生命的戏剧,它之所以能够打动我们就是因为它是一个活的东西。”谈瀛洲说。他举例说,人们之所以觉得昙花珍贵,就是因为它的开花时间特别短促。“昙花一年有两个开花时间,一个是五六月份,一个是十月份左右。昙花开放是晚上9点多,两三个小时就会凋谢。它就像一出戏剧,新古典主义的戏剧,把一个花的含苞待放的过程集中在短短的两三个小时里面。”谈瀛洲说。

  谈瀛洲也非常喜欢植物摄影,而他的摄影深受意大利画家卡拉瓦乔的作品启发。卡拉瓦乔发明了明暗对照法,在他的画里,就像有一束从侧面照过来的光线,把人物照得非常亮,而背景是很浓烈的黑暗。谈瀛洲解释说,对卡拉瓦乔来说,这种明亮和黑暗的对比不仅仅是光线亮度上面的对比,还是一种生存与死亡、善与恶、美与丑的对比。而谈瀛洲的植物摄影也采用了明暗对照法,他现场展示了自己拍摄的兰花,它们在侧光下显得熠熠生辉,背景却是一片黑暗。谈瀛洲说:“这里也隐含着植物生命的戏剧。植物不单单是美,在植物背后还隐藏着这个世界里很多悲哀和忧伤的东西。”

谈瀛洲为读者签名

  此外,谈瀛洲也谈到了植物写作。中国植物写作的传统非常悠久,第一部专门的植物学著作可追溯到晋潮嵇含的《南方草木状》;宋朝的植物写作非常发达,产生了第一部关于植物的类书《全芳备祖》;明末清初由于社会的富足程度发展到一个阶段,人们对审美的要求提高,文人纷纷编撰关于植物的书籍,例如《群芳图》《遵生八笺》《长物志》《闲情偶寄》。而对谈瀛洲来说最特别的一本书则是民国时期黄岳渊所著的《花经》,这是他小时候在祖父的书架上读到的,对他产生了很深的影响。这本书的语言半文半白,涉及到很多传统的文学典故,但也有现代的科学知识。

  人类也喜爱用花相互表达爱意,这也常常体现在文学中,常起到比喻象征的作用。例如《诗经》中有一句话:“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有时植物也会成为文学的主要写作对象,比如王尔德在《西班牙公主的生日》里就写到了玫瑰;而英国作家米特福德的《我们的村庄》则描写了乡村生活里植物的美如何给她头脑的休息和审美的享受。“植物在文学里可以作为背景,有深厚的文化,最重要的是植物能跟我们的种种情感记忆发生联系,这就使植物可以成为文学创作的重要材料。”谈瀛洲总结道。

  “壹字读书会”是静安区市民修身特色品牌,由静安区宣传部、文明办、学促办联合主办,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和复旦大学中文系指导,融书房和静安区文化馆承办。每期设定一个主题字,由嘉宾解读并结合自身专业领域进行分享。力求“只取一个字,直抵事物之本质”。

  附:2018年第四季度市民修身书单

  1.《上海六千年》,仲富兰著,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编,上海人民出版社

  2.《江南之旅》,比尔·波特著,朱钦芦译,四川文艺出版社

  3.《考工记》,王安忆著,花城出版社

  4.《打造消费天堂》,连玲玲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5.《方志上海微故事——街区与建筑的记忆》,沈思睿主编,学林出版社

  6.《壹字读城: 我们眼中的上海》,上海市静安区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编,上海文化出版社

  7.《阅读者2018》,潘敏、朱国顺主编,上海辞书出版社

  8.《我辈孤雏》,[英]石黑一雄著,林为正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9.《天长地久——给美君的信》,龙应台著,湖南文艺出版社

  10.《书单更新》,何婕著,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11.《新工匠精神:人工智能挑战下如何成为稀缺人才》,付守永著,机械工业出版社

  12.《世界金融百年沧桑记忆》,姜建清著,中信出版集团

  13.《观沧海:大航海时代诸文明的冲突与交流》,林梅村,上海古籍出版社

  14.《未来工作:智能时代的竞争力法则》,[美]泰勒·皮尔逊著,王晓鹂译

  15.《巨变:中国改革开放40年记忆》,新华出版社编写,新华出版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