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碧华:时代的燃灯者

2016/5/24 10:32:32

作者:俞娇

  那一晚,风突然大作,我下意识的裹紧风衣,已是初春三月,天气却这般冷。三二步就到了上海ET聚场门口,正门一侧有大幅的《邹碧华》同志生平简介。说实话,在来到这里之前我对邹碧华其人知之甚少,只隐约知道他是一位英年早逝的共产党员、法官。剧场门口不断翻转着剧幕分屏,邹碧华同志的事迹介绍,悠扬而低沉的音乐,每个人都在默默的诵读,所有一切都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凝重。

  在这样一个和平年代,如此让人瞩目和哀婉的同志究竟有什么样的传奇人生?

  带着好奇和凝重看完了整部话剧,它从“夫妻情、法官情、司改情、师生情、百姓情”等多个角度浓缩展现了《邹碧华》同志生平的工作生活状态,从细枝末节入手,却感人至深。

  当镜头切换到白血病患儿玲玲声声带着童稚的殷切呼唤,全场无不为之动容。故事讲述了邹碧华同志应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引经据典,开法院历史之先河替一位白血病患儿立新案、筹款治病的全过程。乍看之下,是玲玲从小弃儿的身份令人同情,身染重病又被亲身父母弃之不顾的情节令人义愤,然而,邹法官,作为高院的院长,亲自揽事上身,接手他人无法处理的棘手案件,安排部署,并去玲玲家蹲守,直至将立案工作落到实处。

  这桩桩件件有多少内容是超越职能范畴、职责范围的事。而他一力承担的背后需要有多么强大的责任感和深深地人文关怀。普通老百姓无例可循的案,按手续,论条文,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推之门外,而他选择了用自己的辛劳建筑起有法可依的绿色通道,在玲玲垂危时伸出雪中送碳的手。

  在高高的审判台上,法官是无比庄严肃穆地,在老百姓的心中,高院院长又多少有那么些高不可攀,而玲玲这一叶无所依靠随水飘泠的小舟却在这里找到了可以皈依的港湾,找到了生的希望。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深知,玲玲得的白血病在许多幼儿身上是可以治愈的。所以,人民好干部邹碧华院长的举措在旁人眼中也许只是为一件难为之事,而对于身患绝症的玲玲却是实至名归地重生。至此,大镜头下的芸芸众生更是看到了法理之外的感情——一名共产党员将信仰、信念和正义、善良揉捏在一起的结果。百姓看到的不仅是邹碧华的业务精湛、邹碧华的善良初心,更是社会主义法制的公允、严正,还有那么一丝无微不至。

  邹碧华说过:当你处于黑暗之中,看见一支蜡烛点亮,你会有什么感受?你会感到温暖、感到光明。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成为那根蜡烛?照亮别人的同时,照亮我们自己。玲玲的故事只是邹院长生平千千万万次燃烧自己照亮周遭中的一次,在燃烧自己照亮他人生命之灯的旅途中一点点耗蚀掉年青的生命,年仅46岁,便倒在了繁重地工作中,倒在了又一次点燃自己的路上。

  真正应证了那一句“春蚕到死丝方尽,蜡钜成灰泪始干”。如此亲民爱民的好法官,他的生命定格在了46岁,至此如浩瀚星辰中一颗陨落的流星,璀璨而短暂地用行动践行了真理的美。这种美,会激励着后来人奋不顾身的追随,承接着新时代精神的人们将不再迷惘,继续前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