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靠创新应对变化 跨国药企深耕中国医药市场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1-10 16:58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注射剂一致性评价推进,疫苗管理法颁布,药品管理法修订,带量采购落地执行并扩围,DRG试点开启……整个医药行业格局深受多项政策和法规影响。

其中,相关部门为鼓励海外上市新药进入我国市场,正在不断加快审批速度,以满足国内患者需求。在此背景下,更多跨国药企不断调整战略,采取了在国内设置研发中心、开展创新及业务转型、拓展三四线城市市场等一系列措施。

应对人口老龄化 加强慢病防控管理

如今,人口老龄化已成为全世界需要面临的一大挑战。据媒体报道,在2035年前后,我国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将超过1/4,2050年前后将超过1/3。而且,在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的同时,慢性病的发病也呈快速上升趋势。慢病问题不仅影响了患者的生活质量,高额的医保支出也加重了医疗负担。

《中国防治慢性病中长期规划(2017—2025年)》明确提出,到2020年和2025年,力争30岁至70岁人群因心脑血管疾病、癌症、慢性呼吸系统疾病和糖尿病导致的过早死亡率,分别较2015年降低10%和20%的核心目标,并提出16项工作指标。《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更是为老年健康促进行动、心脑血管疾病防治行动等,分别制定目标,并从不同维度制定出具体行动方案。

“为应对人口老龄化,各国政府都在采取措施,加强公共卫生体系,中国政府亦是如此。我们会全力支持如‘健康中国2030’战略中提出的一些重要举措。”拜耳处方药全球总裁斯蒂芬·奥尔里奇(Stefan Oelrich)如是表示。

众所周知,慢病病因复杂、患病时期长,一旦发作会严重威胁生命,因此尽早预防、早治疗并进行有效管理非常重要。对此,奥尔里奇介绍,拜耳正在尝试通过数字化方式更好地管理慢病。“很多慢病患者并不能严格按医嘱准时吃药、测血糖,而智能设备如同贴身医生,定期提醒他们改变这些行为,这样有助于提升治疗效果,预防疾病发生。我们近期就在美国投资了相关的数字化管理平台,为慢病患者提供整合的解决方案和服务。”

他还指出:“针对全球面临人口老龄化和生物科技革新这两大发展趋势,我们在2019年年初就制定了发展方针,并确定工作重点。继续巩固心血管领域现有产品组合,扩大产品线;在肾病领域,积极研发创新;壮大肿瘤领域产品线,多款新产品最近在美国和欧盟获得上市批准。希望这些创新药物能尽快引入中国,造福更多患者。”

应对市场变化 加强产学研合作创新

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医药消费市场。与此同时,我国为促进医药产业发展,加强医药技术创新,通过完善政产学研用协同创新体系,推动医药创新和转型升级。

“中国正在日益成为全球的创新中心。”奥尔里奇评价道,我们不断深化与中国企业及学术研究及机构的合作,比如与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建立了长期战略合作,同时也将全球研发合作网络扩展到了中国。未来在加强研发的同时,我们希望能够更多利用来自中国的创新。”

与此同时,由于我国不断加强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体系建设,推进医疗健康大数据的开放共享、深度挖掘和广泛应用,健康医疗信息化新业态得到快速有序发展,健康信息服务能力不断提升。

一系列的政策利好,促使大量科技企业开始进军健康领域。对此,奥尔里奇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指出:“数字化巨头进入医疗健康领域有两大原因。从经济学角度看,全社会在医疗领域投入金钱最多,吸引力极大;从传统角度看,医疗是一个相对独立分散的行业,其中医院、付费方、医药公司和医疗器械公司相互间缺乏融合,很难打破固有格局。但科技巨头的进入,可用数字技术打破屏障。”

“2019年,中国成为了拜耳处方药全球的最大市场,所以这里也是我们业务的战略重点之一。由于数字化工作覆盖了生产、研究、临床开发到商务化的整个价值链,我们希望充分利用中国市场给予的启发,通过数字化帮助公司创造解决方案与产品的全新模式,这样才能造福更多中国患者。”在奥尔里奇看来,只有通过不断的创新,才能深耕中国医药市场。

响应政策号召 服务广大患者

在2019年,为实现药价明显降低、减轻患者药费负担,中国政府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作出部署,选择北京、天津、上海等11个城市开展试点工作。于11月底公布的2019年新版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中,新增了70个国家医保药品,另有27个药品成功“续约”。

而且,在最新的医保报销目录中,大幅削减了多款新药价格,有的药物降价幅度甚至超过了60%。奥尔里奇认为:“药物进入医保报销目录,既能让更多的患者用得上、用得起,也能为企业带来经济增长,这是良性的平衡发展,不仅既有利于患者,也会使医药公司受益。未来公司还会引入更多创新药物,并将积极配合政府让这些药物尽快进入医保报销目录。”

由于K药和O药在免疫治疗领域的异常火爆,已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在PD-1领域进行布局,引发了激烈竞争。在奥尔里奇看来,单独依靠PD-1研发更多新药,并不是明智之举,因为PD-1治疗毕竟只针对部分患者。而PD-1联合其他药物可极大提升治疗效果,这更具有吸引力。他表示:“肿瘤免疫学一直在自己的关注范围之内,通过合作,公司已经开发了可适用于任何人的工业化生产CAR-T细胞的新方法。”

“在中国,我们不仅在10年前就设立了全球研发中心,还专门设立了创新中心,进一步强化本地合作。未来我们还会加快创新步伐,应对不断出现变化的市场。此外,在全球范围,我们也投资了一些在细胞和基因疗法等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的生物技术与初创公司,通过开放式合作,我们可以提供高度差异化的解决方案,为患者带来具有突破性的创新成果。”奥尔里奇称。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